专访自由搏击世界冠军汪柯菡:从《少林寺》爱上武术本想学习轻功

  女子搏击运动热度攀升。练习搏击运动不仅可以健身塑型,还可以提升女性面对危机时的反应,但这项运动在国内仍处起步阶段。

  长久以来,普罗大众将传统武术和搏击混为一谈。专业搏击运动真正走入大众视野的时间,并不久远。2000年,中国武术散打王争霸赛在北京举行,才由此拉开中国搏击项目职业化序幕。2004年,河南卫视推出的《武林风》节目,很好地融合了搏击运动与大众娱乐,搏击运动进入公众视野。2014年,昆仑决将这项运动推至新高度。

  近年,李景亮、张伟丽等选手在国际赛场屡创佳绩,搏击运动加速发展,女子搏击运动也频受各界关注。

  近日,自由搏击世界冠军、运动员经纪人、KOBOX主理人汪柯菡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讲述她的搏击运动生涯。汪柯菡坦言,她是因为观看电影《少林寺》而对武术产生浓厚兴趣,并在2005年进入塔沟学习武术散打。两年后,她就进入河南省散打队,与知名散打运动员张开印、上官鹏飞师出同门。2010年,她更进一步,入选国家队。

  2012年,汪柯菡因伤下队。她一度心生退意,想就此转行,但回到擂台的冲动难以抑制。汪柯菡重拾信心,再次回到热爱的擂台,转战职业赛场。2014年,她登陆昆仑决,连战连捷,被誉为“KO女王”。

  时代周报:搏击运动从业者不多,选择女子搏击运动的人更少。你是如何与搏击结缘的?

  汪柯菡:2005年,我开始练习武术散打。最开始选择武术这项运动,其实是源于小时候看武打片,特别是在我看了《少林寺》这部电影之后,就萌生了一个念头——去少林寺学轻功。随后,我就和母亲说了想法,没想到母亲特别支持,她真的带我去了一趟少林寺。

  少林寺附近有个武校叫“塔沟”。当时招生部的老师问我想学什么?我说想学轻功。老师笑着说,轻功都是威亚吊出来的。我恍然大悟,我可以说是误打误撞选择了这一行。

  汪柯菡:这些肯定会有。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我母亲为什么会同意一个小女孩去学武术散打,而且还离家那么远。家里亲戚也不是特别理解,说小女孩练这个以后能做什么。

  时代周报:你曾因伤下队,一度考虑放弃体育事业。是什么促使你重新回到擂台?

  汪柯菡:2010年下队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受伤是其中之一。首先,因为伤病没有办法在队里接受大量高强度运动和训练;其次,当时的伤病状态让我内心十分煎熬。所以有两年时间,我很少训练。

  后来,我把心态调整到比较平和的阶段,确定自己依然非常热爱这项运动,连做梦都总会梦见一些和训练相关的场景。2012年,我重新开始参加比赛,那时候回来就直接就打职业比赛。

  汪柯菡:最主要的是自己的内驱力。那时候我有一些逆反心态,别人鼓励我,我反而不想练。本来是很喜欢搏击运动,却因为一些因素导致有些逆反对抗的心理,就是有情绪,不过最后还是依靠心态转变渡过难关。

  汪柯菡:其实在转到职业女子搏击后,这一路所有的决策,基本上都是我自己做的。我要自己去决定后面一个赛季要打多少场比赛、整个周期的训练计划,以及我本次比赛的级别。太多细节的问题都需要自己决策,可能我一个细节疏忽,例如我降低体重出现问题,就会影响接下来的比赛发挥。

  我不觉得这些是困境或者挫折,我把自由搏击的职业生涯当作是一项工作,要考虑很多因素。如果我某次考虑不周全,例如某一场比赛赛前出现了一些问题,我会根据这场比赛来复盘调整,我下一次一定可以做得更好。我对自己的要求是:我这一次出现的问题,不要出现在下次。

  汪柯菡:每一个运动员接到比赛通知,都存在赛前焦虑的问题。我曾经帮我一个特别好的朋友做过一项关于赛前焦虑的调研,发现每个运动员的表现形式都不一样。例如,我接到了一个比赛通知,从那天开始我会觉得特别有压力,但有的人会是动力,“我要通过一场比赛来证明自己,我一定会可以做的更好”。也有一些运动员的反应是负面的,例如我平时训练还可以,那在比赛的时候我会不会发挥不出来?然后他在情绪上就会有一些波动。

  我自己深有体会,由于赛前需要控制体重,加上控制饮食等,就特别容易引起焦虑。这时候,假设你的朋友在同样的时间节点跟你说了同样一句话,在没有比赛的情况下,你可能会非常有耐心地跟她解释,但如果是在控制饮食和高强度训练状态下,你的反馈可能就会比较急躁。

  时代周报:对于运动员来说,心理调整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面对比赛失利的时候。在遇到失利的时候,你会怎么看待呢?

  汪柯菡:我个人觉得运动员遇到比赛失利是非常正常的。因为在整个运动员的职业生涯里,肯定是有赢有输。既然做了职业运动员,就要学会接受。你既要能接受赢,也要能接受输。如果你接受不了的话,你的职业生涯可能会走得非常短暂,因为比赛失利会让你非常痛苦。但如果提前调整好心态,哪怕输了比赛,那我可能会进行一个非常细致的复盘。你要知道,自己到底输在哪里,在后面的训练中要不断地去补你之前的短板。一边补短板,一边增加优势,然后变成一个全新的自己。

  在擂台上,我目标非常明确,会自我设定很多目标,要完成比赛,让比赛达到一个最精彩的状态。

  其实,在训练的时候,克服了很多心理问题。例如,我看到别人受伤了,我不忍心下手,会有这样一个心理状态。后来经过很多训练,调整心理状态,在赛场上可能会表现出非常强势。但实际上,我在私底下非常随和。

  时代周报:女子搏击热度逐渐高涨。当前女子搏击运动要进一步发展,你觉得最难的地方是什么?

  汪柯菡:要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解女子搏击运动。很多人认为搏击运动非常暴力,我觉得要改变大家这个看法,让大众更好地接受这项运动。

  我们也在加大力度推广搏击运动,比如在北京和很多社区联合做一些活动推广,让大家了解搏击运动和比赛,其实是两回事。运动让人身心愉悦、身体健康,不存在比赛对抗的高风险。

  汪柯菡:我没有做过具体调研。搏击运动员签约的每个俱乐部提供的待遇并不相同,例如底薪、代言费、出场费、赞助费等。赞助费在国外比较普遍,基本每一个运动员都可以获得,每一场比赛都能拿到赞助费,而国内相对来说会少一些。另外,就是一些活动的经费。

  汪柯菡:在时间和资金允许的情况下,可以去选择一项喜欢的运动。搏击运动可以是一种压力释放的途径,更好地帮助女性做身材管理,还能带来安全感,在遇到危机时,心理上会有更多自信和支持。

  汪柯菡:现在整个业态,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专业人士可以和大众有一些更好的互动,能真正向大众推广这项运动。我觉得这是对女子搏击运动比较有效的推进举措。如果大家都站在一定高度上去说,很多东西其实没有人具体去落实。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有人真正落地推进这个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