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将录拳击决赛首日陕西队获一银一铜

  9月17日,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拳击项目决赛阶段的比赛在陕西榆林职业技术学院体育馆继续进行。当天进行了7个级别18场比赛,其中陕西代表队参加4场,拳击男子+91公斤级四强赛,陕西选手艾合麦提·麦麦提完胜对手,提前锁定奖牌。

  9月17日下午4时,拳击项目在陕西榆林举行男子+91公斤级1/4决赛。下午4时45分,陕西代表队选手艾合麦提·麦麦提在第4场比赛中,完胜江苏选手王凤鑫。比赛呈一边倒的局势,艾合麦提·麦麦提以绝对实力占据着场上主动,第一回合5:0胜利,第二回合两次将对方击倒在地,以一记击腹拳令对手蹲地不起,随后裁判终止了比赛,宣布艾合麦提·麦麦提获胜晋级半决赛。

  2017年十三运拳击决赛,黑龙江选手牟海鹏曾战胜艾合麦提·麦麦提,艾合麦提·麦麦提获得银牌。今日下午5时15分,男子+91公斤级半决赛第2场,陕西选手艾合麦提·麦麦提与黑龙江选手牟海鹏将再次相遇,期待更精彩的比赛。

  9月17日下午6时,十四运会拳击项目在陕西榆林举行男子57公斤级决赛。陕西代表队选手常勇在比赛中,对战广东选手高林志。38岁的广东选手高林志是全运会“五朝元老”,此前四届全运会,高林志获得一金一银两铜,是上届全运会男子56公斤级冠军。34岁的常勇多次代表中国队出战国际赛事,这次作为陕西队一员,最终获得亚军。

  常勇曾是国内拳坛男子52公斤级的顶尖运动员之一,身为邹市明同门师弟的他,尽管17岁才开始接触到拳击运动,但凭借天赋和努力,23岁入选国家队,此后经常在国内大赛中夺得奖牌,甚至是金牌。如今,34岁的老将踏上了十四运会的征程,成为陕西代表队在男子57公斤级的重点选手。

  9月17日下午6时45分,十四运会拳击项目举行男子69公斤级颁奖仪式。获得金牌的为四川选手王港,获得银牌的为湖北选手刘伟,陕西选手赛日克·托了吾塔衣获得铜牌。 华商全媒体十四运会报道组 佘欣/文 李杰/图

  9月17日下午,十四运会举重项目女子59公斤级决赛在渭南市体育中心体育馆开赛。女子59公斤级是陕西队的“重点公斤级”,陕西队选手陈桂明、向秋香和谭诗芬向奖牌发起冲击。最终,向秋香获得银牌。

  下午3时,女子59公斤级比赛正式打响。抓举比赛中,谭诗芬3次试举成功并以抓举104公斤的成绩位列全场第二,向秋香100公斤开把同样顺利,虽然第二、三次试举冲击103公斤失败,但成绩仍在前列;湖南队选手罗诗芳最后一个出场,作为抓举成绩全国成年及青年纪录保持者,罗诗芳三次试举的重量均为105公斤,在前两次试举失败的情况下,她屏住压力,迅速调整心态,最终成功举起105公斤,破世界青年纪录。

  随后的挺举比赛中,罗诗芬并未留给其他选手太多的机会,她三次试举成功,最终以挺举136公斤、总成绩241公斤的成绩提前锁定冠军。向秋香第二次试举成功举起131公斤,以出色稳定的发挥将总成绩锁定在第二名。谭诗芬三次试举均未成功,未能获得名次。

  最终,湖南队选手罗诗芳以抓举105公斤、挺举136公斤、总成绩241公斤获得女子59公斤级金牌,其抓举成绩、挺举成绩和总成绩均破世界青年纪录,也创造了该项目的挺举和总成绩全国青年纪录。

  陕西队选手向秋香以抓举100公斤、挺举131公斤、总成绩231公斤获得银牌。陕西队选手陈桂明以抓举97公斤、挺举130公斤、总成绩227公斤获得第五名。这也是陕西女子举重队在全运会历史上获得的第一枚银牌。 华商全媒体十四运会报道组 于震 姚宁超 文/图

  第十四届全运会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无论是去现场看,还是看电视直播,对于“运动小白”来讲,即便现场有解说,还是会有看不懂的时候。华商报记者走近专业运动员、教练员,让他们为我们这些“运动小白”来一场运动扫盲吧。

  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拳击比赛于9月18日至21日进行,地点在陕西榆林职业技术学院体育馆。

  普通人看拳击赛,除了看运动员的一身肌肉外,基本就看谁把谁打倒了,至于记分等规则是一脸茫然。17日,华商报记者走进西安市拳击协会,请专业教练员给大家普及拳击运动。

  此次给大家介绍拳击运动的是西安市拳击协会副秘书长宋建琳。他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陕西省著名的拳击运动员,曾于1993年第七届全运会上获得第五名的成绩,退役后出任西安市拳击队主教练、陕西省拳击队教练。

  宋建琳介绍说,大家日常看到的拳击比赛有两种,一种是职业比赛(即商业性质的比赛),另一种是业余比赛(参加奥运会、全运全这样的比赛)。泰森就属于职业拳击手。

  “这项运动看似是运动员在用两只拳头对打,其实背后体现的是运动员体能、技术和心理上的较量。攻防的武器只能是戴着手套的两只手,攻击的地方不是全身,而是只限于腰髋以上的正面和侧身区域,双腿及后背是不能打的。”宋建琳说,在护具上,职业赛和业余赛也有区别,职业比赛上,选手用的拳击手套小且薄,赤裸上身、头部不戴头盔;业余比赛选手可以戴护裆、头盔、护齿等护具。但近年为了追求观赏性和击倒,业余比赛也取消了头部防护。

  “在无防护的情况下,拳击手击中对方头部,使小脑震荡,从而倒地以KO获胜。”宋建琳说,“比赛中允许摔倒方8秒内站起来。也是体现了运动员短期的恢复能力和抗击打能力。”

  “职业比赛最早是无回合限制的,后来又改成十至十二个回合制,每回合中间休息一分钟,只要被击倒的一方在10秒钟内不能站立恢复比赛就判对方获胜;而业余比赛、也就是奥运会全运会这样的比赛中,采用的是三回合制,每回合3分钟。回合之间休息1分钟。”宋建琳说,每个回合中,评判员根据每名运动员击中对方的次数评判其得分。一个正确的击中得1分。五名评判员中至少有三名评判认为击中有效部位,即得分。近年来,为了增强拳击比赛的观赏性,积分制,改为了三回合制。由五名裁判根据双方一回合在场上的表现作胜负判决,从而获得小局胜利。比赛三局两胜。

  在大众看来,拳击比赛总把人打得面部出血,是一个看上去很残暴的项目。而宋建琳介绍说,这是人的直观感受,实际上,在运动的危险值排名来看,拳击比赛排到了100多位,这项比赛受到的伤害是有限的,就是脸部,还不及篮球、赛车等体育项目危险。”

  最让人感兴趣的是拳击运动员那一拳究竟有多重?记者得到的答案是200公斤,这样一拳相当于能打死一头牛。这可不是信口开河,据宋建琳介绍,这个数据是经过测力器测出来的,当然,一拳200公斤也是当下顶级的拳击选手的力量。

  在如此重量的出拳下,拳击手套就起到了对运动员双手保护的作用。“在很早期,西安拳击队有一名运动员见义勇为,一人轻松打倒了4名歹徒,歹徒的伤一星期好了,可拳击手手骨骨折,休养了半年才好。”宋建琳说,“不戴拳击手套的话,运动员一拳下去,先不说对方怎么样,自己的手骨是肯定得骨折的。”

  别小看三分钟一局的比赛,它消耗的能量远超长跑一小时。“拳击运动员长年都要控制饮食,不能乱吃乱喝,喝一瓶饮料都是件奢侈的事情。”

  记者了解到,拳击运动员除了日常的基础训练,吃饭需格外注意,这也就使得他们的胃很小、胃壁很厚,没有常人那样的扩张力,稍微吃一点就饱了。

  拳击运动员对体重的控制十分严苛。比如参加57公斤级别运动员,他们的体重常年在57公斤上下不超过0.3公斤。“有时一些青少年组的比赛,为了能够在参加比赛时,体重控制在级别内,夸张到连汗毛都要剃了。”宋建琳说。 华商报记者 苗巧颖 谢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