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运会摔跤场成角斗场 新规则引爆“火药桶”

在体育界,摔跤场给人的印象历来是黑幕重重、难言公平。刚刚结束的十运会摔跤决赛再次表明,这种形象尚难轻易改变。

自8月25日开赛以来,经过男子古典式摔跤、女子自由式摔跤、男子自由式摔跤3个阶段8天共610场比赛,十运会摔跤决赛于9月5日晚在南京江宁体育中心体育馆落幕,18枚金牌各归其主。

谈道这8天的感受,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马文广说:“这8天让人很头疼,有点火上浇油的意思。”

古典式摔跤60公斤级比赛,湖北选手王心军因为对裁判不满,竟冲到裁判席前,抄起桌上的记分牌砸向当值裁判,现场一片混乱,比赛因此中断了半小时之久。随后,十运会组委会迅速宣布王心军被取消比赛资格。

66公斤级争夺进入前8名的比赛中,江苏队李超杰和山东队王兵宣进入第3局决胜局,裁判先是判江苏队李超杰防守犯规,山东队得2分。但江苏队教练上前理论,裁判组马上推翻了原来的判罚,江苏队反而以1∶0领先。改判之后,山东队教练也找裁判理论,随着双方教练不断与裁判交涉,记分牌上的比分前后变了6次。这场闹剧持续了20分钟,最终结果江苏队获胜,山东队教练气愤至极,将矿泉水瓶狠狠砸向跤场,并对裁判恶语相向。

诸如此类,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之间的冲突一直持续到摔跤比赛全部结束,才算暂时安静下来。

“有时候确实是裁判故意错判,也有时候是运动员和教练员故意找茬。”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摔跤部部长钱光鉴说,“还有第3种情况,就是对摔跤新规则的掌握。运动员、教练员和裁判员对新规则都还没有完全领会,导致比赛冲突不断。”

钱光鉴说:“其实我们已经预料到会很被动。十运会这次用的是国际摔跤联合会5月出台的新规则,主要是针对古典式摔跤,在跪撑和站立之间又强调了提抱。这是为了让比赛的节奏快一点,有利于电视转播。”“我们当时还考虑决赛要不要用新规则,因为前一段时间的预赛用的还是老规则。后来考虑到2008年奥运会肯定是新规则,而且9月底我们要去匈牙利打世锦赛,所以决定这次比赛坚决按照新规则判罚。”

国际摔联今年已经是第二次改变规则,第一次是在1月,中国摔跤界只学了1个月规则便进入了十运会预赛,当时便出现了许多争执。5月国际摔联第二次修改规则,国家队拿到新规则只看了一个晚上就匆匆参加了亚锦赛。

现在距国际摔联修改规则已有3个月的时间,但仍然有教练员、运动员、裁判员对此知之甚少。重竞技中心副主任宋兆年在前往埃及参加柔道世锦赛之前说:“我们专门安排过培训工作,但现在看来效果并不理想,可能还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钱光鉴说:“我们有些教练员的素质太差,他自己都没有掌握新规则,怎么去教队员?”

“说句不好听的,摔跤运动员大部分文化素质都不高,如果教练水平不高,那运动员基本上就毁了。而教练大部分都是退役的老运动员,这样便产生了‘近亲繁殖’的恶性循环。”

数年之前,中国摔跤一年只有两个比赛,锦标赛在前,冠军赛在后,如果锦标赛没出线,就无缘冠军赛,因此,说当时摔跤运动员一年只有一次比赛机会绝非笑话。

“从这次决赛来看,摔跤比赛的水平确实比九运会高一些。”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摔跤部工作人员解释说,“大部分裁判还是公正的,只不过某些有问题的裁判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给大家留下了比较混乱的印象。很多人都快忘了,去年奥运会摔跤还拿了1块金牌呢。”

钱光鉴说:“十运会摔跤决赛共18个级别,而每个参赛队在每个级别上的参赛队员都有7人左右,如果按队员的实力来安排金牌的线枚金牌才够,但现实是只有18枚金牌,这样就导致比赛非常激烈。另外,摔跤比赛又是十运会最早开赛的,各地体育局的领导都很重视,许多领导都出现在比赛现场,期望能亲眼目睹自己的队员拿金牌。由于实力相近,而且都经过了精心准备,因此大家都认为自己的水平高于别人,对金牌的期望值都非常高。这也在客观上加大了裁判评判的难度,所以一旦出现了不利于自己的判罚,不管是教练员还是运动员都难以接受,从而归咎于裁判。实际上很多的指责都没有根据,有问题的恰恰是教练员和运动员本身。比如有些运动员素质确实不高,失利后不分析自己的原因,不找自己的不足,反而对裁判做出不文明的举动;有些教练功利性太强,在赛前向上级过分夸大队员的实力,当队员失利后他首先就指责裁判不公平。此外,有的教练员临场指挥不当,对运动员比赛中出现的问题不知如何解决,只知道找裁判争辩。这都是摔跤界的老问题,需要新方法来解决。”

“现在讲科技奥运,每个项目都一样,问题是如何让基层掌握科学的训练方法。每个地方的特点都不一样,而且经费都有限,不可能一下子提高摔跤的档次。”钱光鉴说,“我们会举办更多的培训,要求每个裁判、教练、运动员都跟上形势,这样才能树立起摔跤运动的新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