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中国拳击总结 北京奥运会期待亮出后手拳

稍有拳击常识的人都知道,一个拳手不论是哪种站架,进攻都分前手拳和后手拳。一般来说,前手拳多用于试探对手,真正能产生致命一击的往往靠的是后手拳。

,我们亮出的是一记前手拳,参战的10名中国运动员取得了两金三铜的历史最好成绩,在金牌榜和奖牌榜上仅次于夺得3金1银2铜的乌兹别克斯坦,排名第二。

自从1990年北京亚运会之后,中国拳击选手在之后的亚运会中就没拿过金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多哈亚运会,是中国拳手在大型比赛中整体表现最好的一次,而这一年来,中国拳击最大的亮点就体现在安徽小将胡青身上。

在局外人看来,胡青这一年似乎很顺,去多哈拿了金牌,年轻小将称霸亚洲没费多少劲,可当我们认线年走过的路时才发现,这一年,胡青和安徽拳击都经历了从未遇到的跌宕起伏,能够挺得住,幸运之门才会敞开。

胡青状态最好的时候是2005年十运会那个阶段,十运会结束后,胡青和安徽的另外两名选手白冰冰和姚巍同时入选备战多哈亚运会的国家集训队,而在这备战的过程中,三位安徽拳手的状态都不太理想。在国家拳击队确定了以小级别作为多哈亚运的重点突破级别后,胡青被国家队选派参加外访赛,古巴、阿塞拜疆、芬兰、法国等都留下了胡青的足迹,22场国际比赛,有16场的对手是世界前三名的选手,尽管胡青有胜有负,但在与国外强手的对抗中相对稳定和成熟的表现,还是得到拳协领导和国家队的认可。

就在胡青春风得意地回国参加在河南漯河举行的亚运会第一站选拔赛时,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也同时在等待着他。长期在国外拉练比赛,胡青的训练很不系统,不仅训练机能没达到良好的状态,还时常感冒发烧。当时胡青对此并没太在意,但令胡青没想到,安徽拳击界都没想到的是,在漯河站60公斤级的首场比赛中,胡青在领先第一个对手14点的情况下,两次被对手的重拳击倒……还有四场硬仗能不能挺下来?国家队在这个级别会不会最终选派胡青出征亚运会?

为了把胡青挤下来,不少省都在运作60公斤级,中国拳协的官员对此并没表态。安徽教研组在这关键时刻,果断地安排胡青边打比赛边调整,并要求胡青按自己最擅长的控制、防反打法与对手周旋,就这样,后面四场硬仗一一过关,胡青跌跌撞撞地拿到了冠军。

漯河站比赛结束后,只有一个月时间就将是江苏淮安站的第二站选拔赛,而在这两站比赛之间,胡青又被选派到俄罗斯参加外访赛。以胡青当时的状态,打完外访赛再参加选拔赛,又是一个大问号。这时,安徽教研组果断地命令胡青把出访俄罗斯当成一次调整,正是这次调整,胡青才顺利拿到了第二站的冠军,而大多数第一站冠军都因为没调控出最佳状态,或因伤退出比赛,或在第二站惨败。

在安徽教研组的协调下,胡青带着这两站冠军的成绩,破例从国家队回到省队调整,一个多月以后,当胡青与国家队会合西征多哈时,队友们发现,胡青的专项体能上去了,状态也开始回升了。

在亚运会比赛中,除了第一场有些拘谨外,胡青的另外四场比赛场场出彩,每场比赛都在开局就以大比分领先,在半决赛中,还以20点的优势提前结束战斗。尽管在决赛都是领先19点时胡青暴露出自己不够成熟的一面,但最终他还是凭借主动倒地的机会控制住了局势,并最终登上了最高领奖台。

胡青告诉记者,这一年来,世界前三名的高手基本上都碰过了,在北京奥运会前的一年多里,自己除了加强体能强度训练,还要突击变化拳和机会拳,这样,到了北京奥运会,中国拳击就会打出最有力的后手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