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打人事件引发女子搏击热!俱乐部看天吃饭KO 女王建议女性练习搏击

唐山烧烤店打人案引发社会热议,一名女子被拽到店外街道上遭遇多名男子持续踢打。尽管 9 名涉案人员已被全部抓获,但女性安全保障的讨论并未中断。

2017 综合格斗 MMA 世锦赛 52kg 冠军林荷琴在微博上发文表示, 我作为职业运动员建议,练习格斗类的对抗运动,有助于提升身体素质及心理素质,在遇到危机时可能会让人更冷静、沉着,为逃脱和呼救创造机会。

曾拿下多个世界冠军的中国自由搏击运动员、KO 女王 汪柯菡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 练习搏击可以给自己创造更多时间,不一定把对方制服,但至少有时间让自己逃脱。

练过和没练过是有区别的。搏击训练可以刺激我们在面对攻击时身体形成条件反射。 从事女子搏击运动推广、某搏击俱乐部合伙人韦如嫣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面对攻击,我会产生条件反射。面对恶徒,我也不会斗狠,会先示弱然后瞄准对方最弱的部位攻击,然后赶紧逃跑。

前有唐山烧烤店打人案 女子学搏击自保防身 的呼声,后有张伟丽在新加坡举行的 UFC 275 比赛中 KO 对手,女子搏击运动的热度持续攀升。

当前,搏击运动仍是小众市场,搏击俱乐部盈亏尚处 看天吃饭 状态。值得注意的是,近年女性消费者对搏击运动的关注,正逐渐改变搏击市场的不景气。

女子搏击不仅可以健身塑型,还可训练女性面对危机的反应。这项运动在国内仍处起步阶段。

2000 年中国武术散打王争霸赛在北京开赛,拉开中国搏击项目职业化序幕。2004 年,河南卫视《武林风》结合搏击运动与大众娱乐,使搏击运动进入公众视野。此后 10 年国内搏击市场未出精品,直到 2014 年《昆仑决》出现,将这项运动推至新热度。

汪柯菡介绍, 女子搏击运动员的数量比男子搏击运动员要少得多,总体在四六开或三七开的状态。

当前,国内搏击运动分为体制内运动员和商业性质俱乐部选手,他们的生存状况完全不同。体制内运动员主要参加世锦赛、奥运会在内的比赛,而商业性俱乐部选手则参与各类职业赛事。

汪柯菡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每个省给运动员的支持标准存在差异,经费每年百万左右;商业性质俱乐部中,水平高的选手各方面待遇较好,刚起步的较差,部分零基础的还需自费。

2010 年接触搏击后,韦如嫣便辗转在不同搏击俱乐部一边上学一边训练,2013 年后从泰拳手转型至自由搏击,开始参加各种职业和业余搏击比赛。她介绍, 训练一两年后,可以一边比赛一边训练来赚钱。没有疫情的时候,C 级比赛运动员出场费 1000 元至 1 万元,A 级比赛 3 万元至 10 万元不等。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零基础选手通常需要先经过 3 至 5 年的训练,才能参加比赛。在此之前,需向俱乐部缴纳包含吃、住、训练在内的费用,每年 1 万至 5 万元不等。

参加比赛后,搏击俱乐部与运动员的奖金分成大多为三七或四六开,部分高水平运动员则可以将分成比例谈至二八。

强如张伟丽的格斗选手,可以通过自身强大吸金能力打造团队为自己服务。而顶层以下选手仍须依靠俱乐部,否则可能面临无比赛可打的尴尬局面。搏击俱乐部之间的赛事资源差别极大,这也直接影响运动员收入。

大部分俱乐部的赛事资源没有那么多,一些运动员几乎 2 年至 3 年没有一场比赛打。俱乐部平台好、赛事资源多的,运动员一年可以打 8 到 10 场比赛,几乎每个月稳定打上一场。如果能够打上国际赛事、ONE 冠军赛、UFC 之类的,那运动员的生活完全就不成问题。 韦如嫣说, 但到达顶端的人非常少,在中国也就那么几位。

2014 年至 2018 年,是搏击运动高速发展期,大批职业搏击俱乐部成立。搏击俱乐部数量迅速增多,囊括职业、业余、少儿等方向。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这些年间,退役搏击运动员大多选择做搏击教练;部分人脉关系好的运动员可从事赛事经纪;也有水平较高者选择与人合伙或独立开设俱乐部。

传统搏击俱乐部与健身房运作模式相似,可通过团体课程和私教课程进行盈利。一节搏击私教课价格大约在 300 元至 500 元不等,二三线 元之间,学员买课越多,单节课程价格越低。

近年,亦有俱乐部以学院的模式运作,通过与学校合作,学员学习后可拿到高中或大专毕业证。学院模式超出单纯的健身房模式,既可以向行业输出运动员,还可输出教练、赛事等。

时代周报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投资一家搏击俱乐部要看所在地区和面对的群体,比如面向儿童的俱乐部不需要高端的地段,房租、前期装修、水电和人工合计约 10 万元的投入;而高端、成人向的需要 50 万元至 100 万元不等的投入。

职业搏击俱乐部则相对特殊,对资本的投入要求不高,但对赛事资源、比赛胜率以及教练团队则有着较高要求。

2018 年退役后,韦如嫣从选手转至幕后运营管理,深度参与搏击俱乐部运作。她所在的搏击俱乐部同时面向职业和业余两大群体。

50 至 100 名学员是搏击俱乐部的盈利标准线。 低于标准线则意味着俱乐部陷入亏损,但这是针对以选手为根基的俱乐部。韦如嫣表示,另外一种俱乐部的模式就是借助赛事资源做背书,从而吸引有水平的职业搏击运动员加盟。 要么培养几个牛人,要么靠赛事资源吸引牛人。

韦如嫣认为,搏击行业依然没有形成体系化运作的商业模式, 近两年受疫情影响,大部分俱乐部都处于亏损状态。我认识的很多老板,一部分是有另外的本职工作,投资搏击俱乐部只是情怀;一部分是由专业团队来运作,有专门对口的店长、销售、教练等。

现如今,对于从业者而言,面向女性消费群体更容易让俱乐部在寒冬中 活下去 。

京东消费及产业发展研究院报告指出,京东销售情况显示,女性消费者对于力量型运动器材更加青睐,2021 年购买商品件数同比增长 65%,女性消费者在武术搏击运动上的成交金额增速也显著高于男性。

韦如嫣打算未来开设针对女性和少儿的搏击运动国际品牌。 现在行情确实不好,行业内有很多东西还比较缺少,我可能会选择出去学习后再考虑开设一家新拳馆。 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