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太极拳发源地陈家沟的绝版照片

没有当年发源地的坚守,没有一代代太极拳人的传承接力,哪有今天全世界太极的繁荣。

之所以花费不菲的时间整理这段历史照片,真的不是用来刷新转载量,而是用她告诉大家:

记住那些历史,感恩那一代代人的付出,用更多的历史责任,把发源地的传承事业、把太极拳传播事业做得更好。

喝的是照见人影的红薯叶汤,吃的是干涩难咽的糠面野菜窝窝头,不舍得穿老娘好几个晚上熬红眼纳好的千层鞋,只能饿着肚子一遍遍趟拳,居然能练得忘记了饥饿。

再穷不能穷了太极拳。1980年,村里人勒紧裤带,花了一万多,盖了村里最好的房子–陈家沟业余体校。

那时候的天是湛蓝湛蓝的,黑白色的相片里,和阳光一样明媚的,是太极少年的笑脸,和蓝天一样美的,是飒爽的太极拳姿。

您还记得当年那三位大胡子老人吗?他们是召之即来的义务表演队,一生练拳,痴拳,虽然没有收过徒,却把养生健身的太极种子播洒向全世界。

他们就是90多岁仙逝的陈绪才,80多岁仙逝的陈俊功、陈福来。还有那位清秀的老太太陈淑元,一生都痴守于陈家沟,只因为他们是陈家沟太极拳的后代。

在这个快节奏的读图时代,看完了照片,也请您收藏转发一下,让更多的人知道传承300年的太极拳那多舛的历史。

感谢那一代代为太极拳传承用尽洪荒之力的太极前辈,你们与太极盛世一样,辉煌史册。

原籍山西泽州东土河村的陈卜一行由山西洪洞县移民到河南怀庆府东南,筑土为墙,结草为舍,建起一个村庄。大家敬重陈卜,便命名为陈卜庄(原属沁阳市,新中国成立后划归温县,至今仍名)。

康熙十六年(1677年),陈王廷于归隐的陈家沟村创编太极拳。作《长短句》以抒怀:“叹当年,披坚执锐,扫荡群氛,几次颠险;蒙恩赐,枉徒然。到而今,年老残喘,只落得黄庭一卷随身伴。闷来时造拳,忙来时耕田。……”

乾隆六十年,陈家沟村民陈毓锦、陈善赴京参加皇帝举办的“千叟宴”。归,陈公兆力斗疯牛。

陈长兴在祖传太极拳套路基础上,由博归约,精炼归纳,创出太极拳大架一路、二路(又名炮捶)。

陈长兴打破门规接收河北省广平府永年县(今河北省永年县)人杨露禅为徒。杨在之后的18年中三赴陈家沟学拳,颇得太极拳之精髓,后创“杨式太极拳”。现温县陈家沟有“杨露禅学拳处”遗迹。

陈清平在陈有本所传小架的基础上进行再创新,后人为区别之,根据各自不同特点,称陈有本所创小架为“略”,称陈清平再创小架为“圈”。

陈鑫从1908年开始,历时12年完成了《太极拳图画讲义》一书。全书共4卷,30万字,图文并茂,是陈式太极拳集大成的理论巨著,是对太极拳的一次最系统、最全面的总结。1933年出版时更名为《陈氏太极拳图说》。

陈泮岭赴陈家沟学习、考察和研究太极拳,后于1963年在台湾出版《中华国术太极拳教材》,其在自序中写道:“太极拳之盛行于国内者,有杨家、吴家、郝家。而吴家之太极,出于杨家;郝家之太极,出自武家。而杨家与武家之太极,皆由河南温县陈家沟所传授,故陈家沟实为近代太极拳之策源地。”

陈照丕到北平(今北京市)教拳,成为在北平教授陈式太极拳的第一人。此前,北平人学太极拳皆杨露禅所创“杨式”。随着陈照丕的到来,方领略到了正宗的陈式太极拳。

陈照丕在河南同乡会的支持下,在北平宣武门外立擂,广会武林同道,竞技献艺。前后17天未遇敌手,使武术界和民众亲眼目睹了陈式太极拳的威力,陈照丕也因之名声大振。

为了弄清太极拳的起源和演变,曾任民国政府中央国术馆编审处处长、全国武术名宿、武术史学家唐豪多次赴山西、湖北武当,参考了各方面太极拳资料及府县志,并于1929年、1931年、1933年三赴陈家沟考察太极拳源流,在此基础上撰写了《太极拳源流考》,用翔实史料佐证并判定陈家沟为太极拳的发源地。

陈照丕应民国政府南京市市长魏道明之邀,到南京授拳。任南京国术馆名誉教授。

陈发科在祖传太极拳的基础上,创编一套拳法,此套拳缠丝多、发劲多、难度大,有效缩短了练功周期。现称为新架。

陈照丕从黄河水利委员会退休回乡教拳,培养了大批太极拳人才。当今陈家沟所有名噪武林的陈式太极拳好手,大部分是他的弟子。

陈照丕在其家建立温县武术业余体校,自任教练,是建国后最早成立的武术学校。

毛主席亲自在工作人员送审的党中央《关于卫生工作的指示》草稿中加了下面这样一段话:“凡能做到的,都要提倡,做体操,打球类,跑跑步,爬山,游泳,打太极拳及各种各色的体育活动。”3月18日语录在《人民日报》发表后,太极拳运动开始发展、繁荣。

陈发科的弟子沈家桢、顾留馨所著的《陈式太极拳》一书由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

陈照丕因教拳受到迫害,后来他将太极拳编成毛主席“语录拳”,教乡亲们练习。

由河南省旅游局、温县人民政府、陈家沟村共同兴建的太极拳专业学校——陈家沟太极拳学校落成。1982年正式成立,张蔚珍任校长。

首先感谢赵中兴、赵士军等很多摄影老前辈的辛苦努力,和当代摄影人的耐心收集,使小编有幸在太极拳资料库里找到那个太极拳青黄不接的年代,那些珍贵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太极拳老照片。感谢陈家沟村的老功臣,原来的老村长张蔚珍老伯热情地跑到县城,给我讲述了照片里的那些人,那些事。也感谢武卫峰朋友前前后后花费了很长宝贵的时间,帮助挑选这些珍贵的图片。

照片之所以弥足珍贵,是因为它记载着一段珍贵的历史,重现了当年太极拳发源地的太极拳师为传承太极拳呕心沥血的浓重情结。

情结该有多浓重,才能让那些拳师们在那个食不果腹的年代,顽强地把她传承下来。

可是,太极的世界太大了,总有一丝不和谐的声音传递过来,独自在那里,纠缠不休。虽然它丝毫撼动不了什么,改变不了什么,就像这黑白的照片,真真切切印证着真实的历史。

没有当年发源地的坚守,没有一代代太极拳人的传承接力,哪有今天全世界太极的繁荣。

之所以花费不菲的时间整理这段历史照片,真的不是用来刷新转载量,而是用她告诉大家:

记住那些历史,感恩那一代代人的付出,用更多的历史责任,把发源地的传承事业、把太极拳传播事业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