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跤吧毕华!

“我练摔跤的启蒙教练,是数学老师。”眼前这个身形壮硕的彝家汉子名叫毕华,今年31岁,家住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弥勒市西一镇攀枝村委会攀枝村村民小组,曾代表州里到省上参加过摔跤比赛,是西一镇有名的大体重级别业余摔跤手。

在西一镇乃至弥勒市彝族同胞聚居村落,摔跤这一运动就像水和粮食一样,不可或缺,但凡哪个村举办摔跤比赛,村里就像过年一样热闹。

毕华对摔跤的热爱,从小就刻在骨子里:上小学前,比别的孩子壮实的他,只要村里或邻村举办摔跤比赛,都要缠着大人带他去凑热闹。看到那些在跤场上英姿飒爽的身姿,特别是夺得“大红”(注:当地对摔跤冠军的俗称)的跤手时,毕华一脸羡慕,“当时想,啥时才能和那些跤手一样。”

毕华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梦想照进了现实。“我的启蒙教练马老师,曾拿过省里摔跤比赛冠军。”彼时,毕华的数学老师马天越是省里摔跤队的退役运动员,跨界转岗后,到毕华就读的小学教数学。

学校见孩子们喜爱摔跤运动,便组建了一个训练队,吸纳高年级学生加入,由马天越担任教练,利用早操及课余时间训练。

努力训练下,毕华的摔跤水平日渐提高,很快便从训练队里脱颖而出。小学毕业前,毕华被学校推荐到州里的体校,专业学习摔跤。在体校学习期间,毕华代表州里参加了很多比赛,拿到不少名次。

体校毕业后,毕华回到了家乡。“过日子和练摔跤一样,要不服输,有韧劲。”虽未能成为职业选手,但毕华并未灰心。调整心态后,这名彝家小伙回归平静生活。

凭着多年练就的好身板,毕华在短短几年内,便让家里的生产水平提升了一大截。

毕华家客厅的电视柜一角,放着两摞奖状和证书,一旁还摆着一座奖杯。这些奖状、证书和奖杯,不少是毕华回乡以后参加各种摔跤比赛赢得的,“累计奖金大概有3万多元。”

如今,毕华已为人父,家庭幸福,孩子可爱,父母身体硬朗,劳作之余,还能经常与其他跤手切磋,这样的日子,他很知足。去年,他花了20多万建了一幢二层小楼,打算后半年去装修。

这些年,村里像毕华这样的不少青年回乡,发展玉米、烤烟等种植产业,在乡村振兴的大舞台上,他们演绎着精彩人生。(邓楚瑜)

飞向蓝天的“卓玛”(身边的小康故事)“卓玛,飞机能飞多高啊?”“卓玛你去过哪些城市了?”……每次回家,格茸卓玛仿佛是村里的“明星”。 格茸卓玛的家乡在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小中甸镇团结村。这个很多人没有坐过飞机的村子,却走出了一位在飞机上工作的女孩。 作为东航…【详细】

云南新增19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人民网昆明7月27日电 (符皓)据云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7月26日0时至24时,云南无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9例、无症状感染者3例。确诊病例治愈出院2例(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解除隔离医学观察2…【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