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武帝刘秀一代“柔道”高手以“柔道”征服天下

“什么是柔道”?它在本文中不是格斗术中的柔道,而是一种治国理念,是光武帝刘秀能够缔造出“光武中兴”这一盛世所不断奉行的原则和策略。对于这么一个以儒治国的开国之君来说,他的“柔道”既“儒道”,柔儒本一体,柔道是刘秀以儒治国的具现化。“柔道”一说还是刘秀称帝后,回乡看望父老乡亲时提出,《光武帝纪》中载:“时宗室诸母因酣悦相与语曰:“文叔少时谨信,与人不款曲,唯直柔耳,今乃能如此!”帝闻之,大笑曰:“吾治天下,亦欲以柔道行之。”纵观刘秀的一生,这也是刘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准则,他把“柔道”之术发挥的淋漓尽致。

王莽末年,起义四起,战乱频发,各自为王。刘秀在战争中目睹士兵抢劫百姓,肆意屠戮,对百姓的遭遇非常痛心,奈何当时的自己屈居人下,没有个人武装力量。直到刘秀以更始政权大司马的身份前往河北安定人心,才迎来了发展机会。刘秀刚到河北时,地方上各自为政,没人听他命令。但他宽以待人,一路考察民情,惩治贪官恶霸,并且平反大量冤狱,废除因王莽改制带来的苛政,恢复生产。刘秀的民声因此很快传开,沿途的乡绅百姓送礼送美女,但刘秀以身作则,对于乡绅好意委婉拒绝,奴婢送回家和家人团聚,刘秀的这些举措为他赢得了百姓的拥戴,也让刘秀聚集了一大批豪杰加入他的起义队伍。

在平定天下之时,更是以宽容、柔软的办法来不战而屈人之兵。攻取洛阳之时,洛阳城池坚固,强攻不是最好的方法,刘秀就想着劝降。但是好巧不巧,统兵的朱鲔正是当年下套杀害自己兄长的主谋之一。在降与不降上,朱鲔就犹豫了,生怕投降之后,刘秀和他算总账,刘秀考虑到他有这方面的顾虑,传话到:“举大事者不忌小怨”,告诉他如果愿意投降,不仅不会追究以前的事,还可以保留他现在的爵位,朱鲔为了试探是否真实,自缚其身,刘秀果然亲自亲自解去绳索,好吃好喝的招待,也履行了对其的承诺。在攻下邯郸之时,刘秀消灭了争夺帝位路上的主要对手王郎,同时也缴获了一大批官吏同王郎的私自通信,一旦追查,会牵连一大批官员,从而导致局势不稳。为了“令反侧子自安”,刘秀全部不拆,当着百官的面烧毁,笑称“让大家都睡个好觉”。

刘秀在对待收编军队上,也体现了他的宽厚之心和以身作则,尤其是在收编铜马起义军时。刘秀的军队对铜马军不信任,认为他们不易归心,铜马军担心得不到刘秀的信任而被害。基于这种情况,刘秀一方面继续封其渠帅为列侯统领铜马军,另一方面孤身来到铜马军营和统领一起训练将士,推心置腹。使铜马义军颇为感动,因此铜马将士议论说:“萧王有如此胸襟,我们只有拼死报效才能对得起他。”更被将士们亲切称之为“铜马帝”。

“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这一句出自《后汉书·皇后纪》,当时还在长安求学的刘秀第一次见到了执金吾出行的盛大场面,加之对阴家小姐的爱慕,一时发出做官要做执金吾这样大排场的官,娶妻要娶像阴家小姐这种美女的感叹,后来阴丽华也确实成了他的发妻后面的第二任皇后。为什么没有成为第一任皇后?当时刘秀在河北担任抚慰大使,为了发展自己的军事实力,不得不来一场政治联姻以巩固地位,与当地郡功曹的女儿郭圣通结婚,也就是后来的郭皇后。尽管郭圣通当上了皇后,刘秀却始终偏爱阴丽华,使得郭皇后极其怨恨阴丽华,让后宫鸡飞狗跳,终在公元42年,废郭立阴,改立之后,由于“帝待郭后恩礼无替,明帝即位,待阴、郭二家亦均”,加之阴后“雅性宽仁”,并未引起什么纠纷。更因为刘秀、阴丽华和刘庄用理性、平和、宽容的态度对待废后易储,也让东汉后来的三位废太子皆得以保全,甚至汉顺帝刘保被废太子后又重新登上帝位。

在对待开国功臣上,东汉是少有的功臣可以安享晚年的,不用像西汉之初担心兔死狗烹。建武十三年,刘秀大封功臣,封侯者就达到365人之多,为了不造成因封侯导致尾大不掉,对于这些开国功臣刘秀只给了丰厚的待遇,没有给实权。著名的云台二十八将中也只有邓禹、李通、贾复三人参与朝政,其他都为闲置人员,只是“以列侯奉朝请”。另一方面,大量启用文人,尤其是那些隐居山林,不愿意在王莽新朝为官者,刘秀认为这些人熟悉典章制度,懂得治理国家。于是多方寻求,名儒伏湛征为尚书,更是命人画像,全国寻找名士严子凌请他参政。刘秀这一招“退功臣而进文吏”,使得开国功臣远离了权力中心,故而东汉的开国功臣能够“保其福禄,终无诛遣者”。

在民政上,轻徭薄赋、减轻刑罚。刘秀“解王莽之繁密,还汉世之轻法”。在建武六年,一次就裁撤了400多个县,把原来的十税一改为三十税一,以减轻民众的负担。在位期间先后七次下召赦免囚徒,即“见徒免为庶民”。他认为天地之性人为贵,下诏释放奴婢,并规定凡虐待杀伤奴婢者皆处罪。另外,还规定不许任意杀伤奴婢以及废除“奴婢射伤人弃市律”,提高了奴婢的地位。

偃武修文,不尚边功。光武“知天下疲耗,思乐息肩,自陇蜀平后,未尝复言军旅”。建武二十七年,朗陵侯臧宫、扬虚侯马武上书刘秀言:“请乘匈奴分裂、北匈奴衰弱之际发兵击灭之,立“万世刻石之功”。光武下诏说:“今国无善政,灾变不息,人不自保,而复欲远事边外乎!不如息民。”

从刘秀的一生可以知道,他靠柔道的推崇,广泛的获取了民心,加快了统一的步伐。以柔道为指导思想,正确的处理了与外戚、功臣之间的关系,对恢复生产、发展经济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靠柔道夺取政权,巩固政权,以柔道治国,故有光武中兴之局面,王夫之对刘秀的柔道思想评论到:“乃微窥其所以制胜而荡平之者,岂有他哉?以静制动,以道制权,以谋制力,以缓制猝,以宽制猛而已。帝之言曰:“吾治天下以柔道行之。”非徒治天下也,其取天下也,亦是而已矣。柔者非弱之谓也,反本自治,顺人心以不犯阴阳之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