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因熟生巧相机善变非笔墨所能尽此不过略言大概耳

自由是靠自己找。知足者常乐。充满压力是一生,碌碌无为是一生,功成名就是一生,家财万贯是一生,而我喜欢快快乐乐过一生.修为孙式太极拳,最基本的桩功为两种功法。一曰“无极式”,一曰“三体式”。

起点面向正方(早晨要面向东方),身子直立,两手下垂,两肩不可向下用力,下垂要自然,两足为9O度之形式。两足尖亦不用力抓扣,两足后跟亦不用力蹬扭,两腿似直而曲,身子如同立在沙漠之地。手足亦无往来动作之节制,身心未知开合顶劲之灵活,但顺其自然之性,流行不已。心中空空洞洞,内无所思,外无所视,伸缩往来,进退动作,皆无征兆。身体内外之情景,如同雨天屋檐下之流水,似直而曲,如沐如浴。

以上为“无极式”之练法。此式的锻炼,在于恢复习者天然之性,启发习者先天一气之源。技击不过是极尽个性伸张与发挥之形式。故“无极式”为百形之母,万法之基。

两手相抱,头往上顶,开步先进左腿。两手徐徐分开,左手往前推,右手往后拉,两手如同撕棉之意。左手直出,高不过口,伸到极处为度。大指要与心口平,胳膊似直非直,似曲非曲,惟手腕至肘,总要四平为度。右手拉到小腹肚脐下,大指根里陷坑,紧靠小腹。左足与左手要齐起齐落,后足仍不动。左、右手五指俱张开,不可并拢,左手大指要横平,食指往前伸,左、右手大、二指虎口皆半圆形。两眼看左手食指梢。两肩根松开均齐抽劲,两胯里根亦均齐抽劲,是肩与胯合也。两肘往下垂劲,不可显露,后肘里曲,不可有死弯,要圆满如半月形。两膝往里扣劲,不可显露,是肘与膝合也。两足后跟均向外扭劲,不可显露,并与两手之互拉相应,是手与足合。此之谓外三合。肩要摧肘,肘要摧手,腰要摧胯,胯要摧膝,膝要摧足。身子仍直立,不可左右歪斜。心气稳定,则心与意合。意要专凝,则意与气合。气要随身体之形式自然流行,不可有心御气,则气与力合。如此,则阴阳相合,上下相连,内外如一,此之谓六合也。虽云六合,实则内外相合。亦即阴阳相合,三体之内劲因此而生。

以上“三体式”之练法。此式之效在于使人内外相合,培育内劲,所谓“三体重生万物张”,实为拳术之总机关也。惟需注意的是,初练“三体式”时,后腿极为吃力,此时尤需坚持,越感吃力,心气越要平静,身体上下其他各处越要放松,后腿越要蹬住劲,不可将重心前移,使前腿分担。吃力时维持心静、形松、面目安祥,是练通此桩之关键,也是习者最难以做到的。

孙氏太极拳的风格特点 孙氏太极拳是武术百花园中的一朵艳丽的奇葩。孙氏太极拳是中国近代著名武术家、一代宗师孙禄堂先生集形意、八卦、太极之大成,冶三家于一炉,所创立的优秀拳种之一。

孙氏太极拳的风格特点主要是:进步必跟、退步必随、动作敏捷、圆活紧凑,犹如行云流水,连绵不断,每左右转身以开合相接。

一代宗师孙禄堂曾反复训论说:“练拳时要从其规矩,顺其自然,外不乖于形式,内不悖于神气,外面形式之顺,即内中神气之和;外面形式之正,即内中意气之中。故见其外、知其内、诚于内、形于外,即内外合而为一。”这段话十分精确地讲述了如何练好孙氏太极拳的道理。孙氏太极拳最本质的特点是将形意拳之内外合一和八卦拳之动静合一融蓄在太极拳的中和状态之中。走架时重心无上下起伏、无左右晃动的问题,通过活步使重心不断地在转换当中。

孙氏太极拳,从起式到收式,各种动作要求中正平稳、舒展圆活、紧凑连贯、一气呵成。使全身内外平均发展,一动无不动,一静无不静。正因为中正即不前俯后仰,又不左偏右倚,使得躯体手足上下呼应,内外一体。所以,行拳盘架要守规矩。在练拳时不可越出一个“中”字。习练者若能悟透这个“中”字,便能掌握自己的重心,重心不失,呼吸就能保持正常,呼吸正常,才能百脉通畅。进步必跟、退步必撤,是孙氏太极拳的第二个特点。进步必跟、退步必撤,这种移步的方式,有利于培养习练者重心潜移和动静合一的能力,还有利于上下相随、手足相顾,使习练者在移步中,不失六合之要。

孙氏太极拳的第三个特点是:每逢转身,多以开合手相接。孙氏太极拳中有十二个开合手,将套路分为十三节。每逢转身以开合手相接,可以引导习练者身体随重心的虚实转换、内气的自行运转(称为圆研)。开合手便于引导习练者体会体内气息的运行与重心转换相协调。开合手的安排,在练拳时,还有利于习练者经络疏通和血脉通畅。

孙氏太极拳的第四个特点是:蓄神待机,神不外张,虚实分明,始终不失六合的要点。习练孙氏太极拳时,要处处因势利导,各种劲法随重心变化而转换,如行云流水,连绵不断,轻缓匀灵之中寓以随机待法之势。总之,孙氏太极拳是中华武术的一种柔和、缓慢、轻灵的高级拳术,具有防身、健身、养生、修身的作用。孙氏太极拳把形体运动与意念活动相结合,以意念导引形体运动,导引气血运转,达到形神兼备、精神与形体双重的修炼,可以使习练者祛病延年、健康长寿。

孙式太极拳推手 孙剑云学习孙式太极拳之推手,首先应明确推手的目的和功效。

盘架是将神气收敛于内,混融而为一,是太极之体。推手是以八势含五行诸法,动作流行,使神气形布于外,化而为八势太极之用。先父云:“有体无用,弊在无变化,有用无体,弊在无根本。所以体用兼该,乃得万全。”所以推手的目的,是使习者在盘架的基础上能体用合一,由此而完善人之心理、生理机能,进而悟道。所谓“以操手练用工纯,能以手足灵活,引进落空,牵动四两拨千斤,神气散布而为十三势。至此时,血气之力自消,神妙之道自至矣”。关于推手的效用,先父云:“人之动静变化,诚伪虚实,机关未动,而我可预知,无论他人如何暗发心机,总不能逃我之妙用。妙用为何?即打手之招法,掤捋挤按,采挒肘靠八法也。总以掤捋挤按四手,为打手根基四手。故先以掤捋挤按四手常常练习,须向不丢不顶中求玄妙,与不即不离内讨消息,习之纯熟,手中便有分寸,量彼劲之大小,分厘不错,权彼势之长短,毫发无差。前进后退,处处洽合。以后采挒肘靠四法,以及千万手法,皆由掤捋挤按四法中之变化而出,至于因熟生巧,相机善变,非笔墨所能尽,此不过略言大概耳。”

其次应明确孙式太极拳推手的原则和特点。其实,推手本无定法定则,两人推手,乃是相机而变的一项活动。这里所谈之原则,乃是针对初习者而言,以使其得以入门之径。初习推手时的原则为:心要静,神要凝,形要松,气要顺,两足要虚实分清。初习时要只化不发,专注于不丢不顶,粘连黏随,以练听劲为要,以练舍已从人,与彼处处洽合,周身协调一致为本。久之,自身气血和顺,内外一致,内劲自生。当与人推手中,能不意而发,将彼发出而自己尚且不知时,方可用心体悟此种发劲之妙。遂将神气散布周身,将彼完全摄于我之神气之申。至此则可处处预知彼之用劲。故初习推手时以练听练化为要。练听练化,就是高级层次的盘架,其与站桩、走架有异曲同工之妙,皆为生成内劲之方法。因此,在初步推手时,要贯注于“听”、“化”之巧妙,不可为争一时之短长而用强,否则会舍本求末,功夫难以进阶。

开阖云者,就太极以圆为体而言。圆为两弧相合而成,向外半弧为开,向内半弧为阖,每一开阖应先知其枢纽所在。枢纽者,亦即前章之中定。太极全部拳势中,有全身之大开阖,有局部之小开阖,有纵开阖,有横开阖,有正开阖,有斜开阖,有内开阖,有外开阖。运用开阖之意,外有迹象可寻者,为外开阖。而每一大开阖中,周旋进退之间,含有无数小开阖。外无迹象可寻,意实连续不断。此非局部小开阖,因局部小开阖有迹象也。如进退之转换,往复之折迭,皆有内开阖。外开阖易知,内开阖每易忽略。此等处若无内开阖,则进退往复皆成虚设。劲断意不断之言无据矣。更有属静坐之内开阖,兹不具论,当另文详之。无论太极之开阖不尽于此。且师承各异,姿势不同,开阖之象,亦因之有别。即同一师承,各人之心得体验,亦未必尽合。尤有教时未尝注意开阖,动作含混。常有有开无阖,及有阖无开者。亦有连数开或数阖于一处者。论理无开不能有阖,无阖何以有开。然教者初未注意开阖,全部拳势中,开者不知其为开,阖者不知其为阖。囫囵吞枣,无异舞蹈。虽习练甚久,何俾实用。

学者欲于太极得真艺术,非求每一动作中开阖之势,而以意附于开阖之中。前言开阖之枢纽,即是中定。局部小开阖,其枢纽在每一开阖之中心。然初学者若从枝节处着手,即甚了然亦不易合度。惟有先求其总枢纽所在,每一动作,用意皆从此点出发。久之自能节节贯串,无在不有开阖,无在不有枢纽矣。总枢纽何在?则上下者在腰,左右者在脊。在已得此中三昧者,惟觉一切动作枢纽,悉在腰间。然练习步骤,如云手、野马分鬃等,左右开阖之势,若不知以脊为中枢,以著者个人经验推之,殊难得机得势。于此知古人所谓牵动往来气贴背,敛入脊背。所谓尾闾中正神贯顶,及顶头悬,力由脊发诸云云者,皆明示后人以脊不可忽也。

陈品三日:「开阖虚实,即为拳经。」虚实亦即开阖。十三势歌曰:「屈伸开阖任自由」。屈伸亦即开阖。质言之,太极拳无穷妙用,开阖二字尽之。学者不于此中探索,将于何处下手?

太极术语,有阴阳、虚实、刚柔、弛张、进退、动静等等,皆同物而异名。各代表其一部动作之意义,无有如开阖二字之恰当者。开字寓阳、实、刚、张、进、动等意,而兼有其作用。阖寓阴、虚、柔、弛、退、静等意,亦兼有其作用。且阴阳虚实等代名词,不合枢纽之意。使学者不易领悟。唯开阖二字,顾名思义,其作用异常显著。寻常事物之以开阖为用者,如户牖折扇,人所习见。虽至愚之人,亦可了然于其所以能开能阖者,端在枢纽。枢纽一经动摇,开阖之用,随之消失矣。非若阴阳虚实等名词之仅能代表其一部份意义也。

惟是以著者十余年中所见各家太极拳着法。如孙禄堂派之传自郝为真者,与陈子明一派之传自陈海村者,固形势大异。即吴鉴泉先生一派之传自杨露禅者,亦与杨家今日授徒之形势有别。着法既殊,开阖之迹自然迥异。且多有顿足奋臂轩眉怒目之姿势,一若外家拳之蹈厉腾踔,威猛不可一世之概。欲于此等着法中求开阖,难已难已。王征南曰:「今人以内家无可眩耀,于是以外家搀入之,此学行当衰矣。」此弊自古已然,不自杨家始也。吴鉴泉先生独能笃守家法,精粹纯一,得未曾有。吴子镇(鉴泉先生长子)言其祖父全佑先生临终遗嘱,谆谆于太极拳,谓当谨守成规,不可自作聪明,擅作更易。盖亦有见于当时贤者所为,而与王征南有同慨,遂不自觉其言之谆谆也。

在练太极拳之前,我们都要站桩其作用是增强对太极拳的整体认识,使我们进入拳架之后不犯毛病。站桩的要求在于对平衡、腹部坚实点、韧带、肉、骨、呼吸的协调一致以及走劲的完整,这样才有利于保持和贯彻行功要领。

现在练太极拳的人,大多数对站桩的功法作用缺乏认识,尤其是不明白太极拳理论和功法的人。他们认为练太极拳站桩枯燥无味,又吃苦。一开始练拳便急于练拳架,好像拳架动作就是一切,以为只要有拳架就是懂得太极拳了。有的虽也按功法站桩,但只走过场,不肯认真下功夫。他们视站桩为初级功,视走架、推手、散手、发放手为中高级功。对站桩只是一个过渡,便只知往走架、推手、散手、发放手方面研究。所以进入走架、推手、散手、发放手之后,不再回头练站桩了。凡不重视站桩的作法都是不正确的。因为由于缺乏桩功基础。一旦进入走架、推手。上身很容易出现很多不必要的紧张,致使走架、推手不能便利从身心,进入散手、发放手之后问题更为突出,处处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影响太极功法的发挥。如练太极拳者不练站桩就会走很多弯路,结果还得费更多的时间来补练站桩。实践证明,有桩功者与缺乏桩功者相比,他们走架、推手、散手、发放手的质量有着显著的差别,前者沉着、自然,后者飘浮、别扭,缺乏太极拳的拳味,所以认为站桩是枉费功夫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须知站桩虽与走架、推手、散手、发放手有形式的不同,但都是太极拳功法的组成部份,它们只有深浅之分,没有止境的,都是练拳者终生的追求。)

太极拳站桩分为无极桩、马步桩、川字桩、踩腿法、猫猫步五种。站桩要站的时间根据练习者自己的身体情况来站。

无极桩也就是太极拳的预备式。从外表看,它是极其自然地垂手站立着,两脚左右平行分开,距离与肩宽相等;膝关节不要用力挺直,要放松微屈,两膝坚实点、韧带、肉、骨只是轻轻相会。对胯部要求尾闾自然中正,整个躯干要自然放松,既不挺胸收腹,也不弯腰驼背。两肩的坚实点、韧带、肉、骨放松自然下沉,肘部不要用力伸直,任其保持坚实点、韧带、肉、骨的自然的略微弯曲;两掌轻轻向前翘起,掌心朝下,有如坐腕下按之形态;手指坚实点、韧带、肉、骨自然分开前伸,但勿用力伸直;掌心在全掌坚实点、韧带、肉、骨舒展的状态下略为内凹,整个掌指如贴在一个大圆球上。两臂勿贴身,有分向左右松开的思想,两腋有空虚的感觉。按照以上姿势站定之后,全身的重量应落承在两脚跟和两脚的外圆上,脚掌和趾不要过分的着力,只是轻贴地面即可,如果掌、趾过分着力,定是身体前俯所致,应予纠正,否则影响全身各部坚实点、韧带、肉、骨的松弛。

无极桩是在坚实点、韧带、肉、骨、满体松弛的状态下,全身一副骨架子完全要符会力学支点的原理,安定得则像搭积木一样稳置的摆放着,不要过分依赖肉的着意紧张来支持,然后把全身的皮、肉尽量放松,安放在全身的骨架上。使之犹如一件衣服搭在一个安定的衣架上那样。

无极桩的重点部位是躯干。躯干的松弛要在立身中正、安舒的状态下才能办到。而立身中正、安舒,首先要求脊柱的姿势要端正。脊柱,它作为躯干的中轴其作用之重要,不言而喻。整个脊柱(颈椎、胸椎、腰椎)由24块零碎而不规则的骨头所组成,动摇性很大,它的关健在于人体第三腰椎处中间,是人体身理的中间点,此处是承上起下的桥梁,是人体受压力最大的地方,稍不注意就会出现问题。就是要在此韧带处调节平衡。腰椎韧带调节好后。它和全身的坚实点、韧带、肉、骨,松静稳实、饱满的腹部和清空自然宽舒的胸部组成一个完善的整体。躯干的松弛最重要的是建立腹部坚实点以代替胸部坚实点,是中华武术运动用力的重要功法,是武术功法使用“内劲(平衡、腹部坚实点、韧带、肉、骨)”的精髓之所在,也是区别于其他运动项目的根本之点。只要有了这个功夫,就是找到了太极拳劲法(心静出来的方法)的真谛了,这时那怕你走架的动作还不熟练,甚至很不像样,也可以打上合格以上的分数;反之,如果不会建立腹部坚实点,那么,不管你练拳的动作多么熟练,规范化,优美,也是不及格的。因为这只有太极拳的形,没有太极拳的质,严格说来,不能算是太极拳,也不可能练出太极拳的功力来。

太极拳不仅把无极桩作为拳架、推手的起式,而且把它作为一项重要功法来练习,由于它的价值很高,不少人终生锻炼不厌。在此必须指出。要练好无极功夫,不是轻而易得的,需要长期耐心的锻炼,才能获得它的最深效益。

马步桩也称骑马桩,马步桩它是在对无极桩理解的基础上的另一种无极桩。马步桩要注意全身的平衡、腹部坚实点、韧带、肉、骨精神内敛了没有,检查全身有无不必要的紧张,有则松弛之。由于屈膝蹲身,双臂前举,当然不可能像无极桩那样满体松驰。太极拳要求桩步稳中寓活,活中寓稳,不是用力以求死稳,而是靠平衡、腹部坚实点、韧带、肉、骨来调整,同时还必须保持上下肢的弹性,这样才能在以后动步时步随身换,随遇平衡。

练桩和练拳一样,强调用意不用力。绝对不用力是不能产生运动的,所以不用力实际上指不用过度的力或者只用最小的力而言。在练练桩和练拳中全身各处的坚实点、韧带、肉、骨都要尽量松开,使人感全身各处的坚实点、韧带、肉、骨之间没有牵连着似的,太极拳不主张全身硬似铁,而是要求周身坚实点、韧带、肉、骨软如绵,可使微细血管开放畅通,利干吐故纳新,从而促进健康,增强体质。坚实点、韧带、肉、骨在放松、舒展和复原的循环中得到锻炼而坚强起来,不仅增强力量,而且也提高了韧性和弹性,久久练之,越练越强,积柔成刚(弹性刚)。然而越不用力,反而越感吃力,因此,不能心急追求速成,必须慢慢渐进。太极拳要求逐步加大运动量,这是健身和培养劲力的需要。然而大的运动量,绝不能采取用力和加大运动速度的办法去索取,而只能从松、柔、静、缓的运动中去追求。

川字桩被公认是攻守两宜的架式,所以太极拳大师们都喜欢选作技击临场的预备式。他们在练此桩时,有很多的变招设想。它的任向动作,不仅要动员全身各个部位的坚实点、韧带、肉、骨共同参与运动来完成,而且要求它们同时开动,同时完成,即一动无有不动,一静无有不静。进行如此细腻、彻底的全身运动,只有在全身放松的基础上能办到,同时这种运动也必然反过来促进全身的放松。随着运动量的提高,放松功夫便越来越深,参与运动的坚实点、韧带、肉、骨也越来越多,因此只要腰胯放松,上身自然沉落到桩步上,同时,桩步并无浮不得力之感就有了。桩步得力,是全身上下坚实点、韧带、肉、骨成为一个完善整劲的条件。这一整劲完全是出于自然的,毫无勉强造作的地方。练桩和练拳时,意识主要放在腰间,情形就大不一样了。在桩步得力的基础上,腰一动,两手自然被摧动,这就毋须过多分心于手,于是复杂的动作变得简单了。按照太极拳的要求,它的任何坚实点、韧带、肉、骨都是通过劲点的转移来实现的,即使在很微小的范围内也是如此。劲点的转移过程其作用在锻炼之后,使站桩、走架、推手富于拳味,于缓慢中闪现出奕奕的神采,于轻柔中蕴藏着深沉的劲力,显示出太极拳的健和美。

踩腿法实际上是一个技击招法,它的技击特点是:隐蔽性和凶猛性,在手上与敌人周旋中突然出脚,形迹不显,敌人不易察觉,由于抬腿不高,劲力甚大,容易使被踩者折腿,故视为毒着。又由于是毒着,除非是对敌格斗时使用,在一般情况下是禁戒使用的。踩腿法练习的关健在于对人体各个部位坚实点、韧带、肉、骨对称地分别平衡并转换其平衡中产生。平衡是相对的,它们是对立统一的关系,相辅相成,互为存在的依据。当单足独立时,要站高些一,同时,其余一足及两手都要腾虚。在站定时,要做到平衡合法是容易的,但在运动中,情况便不同了,因为平衡不是一手一足的事,而是关系到全体坚实点、韧带、肉、骨。在运动中,平衡不断在变动,当一种合适的平衡被破坏的同时,必须立即转入到另一种合适的平衡,要在不平衡中找行平衡并完善平衡这就是动力定型。太极拳在这方面的要求甚高,做法细到,但效果可靠。因此,作为其一大特点而区别于其他拳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