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33yb

转瞬之间,离09年巴萨六冠王已经有7个年头。想必你还记得那些日子每一次穆里尼奥对阵瓜迪奥拉的“世纪大战”,何等疯狂。曾经那快如闪电势如破竹其转换速度欧洲无出其右的穆式反击,还有那一时间成为欧洲各大豪强的“眼中钉”,绞尽脑汁想要击败的那支才华横溢“传传”见血让多少球迷心寒的“Tiki-taka” ,那就是号称宇宙队的佩普传控流。

是否记得当年塞尔吉奥拉莫斯在国家德比被红牌罚下后对自己西班牙的队友甚至是队长的怒不可遏、拳脚相加?是否记得10年七旬爵爷弗格森最后一次欧冠决赛,对阵巴萨时嘴中嚼着口香糖,紧握拳头,紧张不安地颤抖?还记得起11年穆里尼奥为了打败巴萨在世纪大战前的一夜白头吗?那年,皇马为了击败巴萨拿回自08年巴萨崛起后易手已久的联赛冠军,主席弗洛伦蒂诺狂烧5亿打造全新“银河战舰”,穆帅连意大利的“链式防守”都用上了,还好赛季末全队打进让人瞠目结舌的116粒进球才得以卫冕。

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战术思想造就了巴萨王朝4年14冠,同样战术沿用于西班牙国家队也一时之间称霸世界足坛。有人说是因为克鲁伊夫当年创建巴塞罗那的拉玛西亚青训所收获的成效。没错,在它兴建成立之后,球队的文化因为克鲁伊夫这个足球天才发生了巨大的改革,从年轻球员到一线成年队都在贯彻执行着“传控”的思想体系。这个足球哲学造就了巴萨梦一队,同样在足坛有着统治级的表现。而当时梦一的中场核心佩普瓜迪奥拉,凭借个人对巴萨足球的理解深入人心,加之改进之前的传控体系,把巴萨罗那带到了另一个更高的战术层面——成熟的“Tiki-taka”,结合了他自己的足球哲学“Positional Play” 阵地战。而这个战术思想的趋于成熟是瓜迪奥拉在拜仁时期,虽然任职期间遗憾没有获得欧冠冠军,但这个打法在德甲是所向披靡,3年7冠总胜率75%,其统治力连前三冠王主帅海因克茨都没有做到。所以,夸赞巴萨是假,讲瓜迪奥拉时期的拜仁在球场上如何实施他的定位战术的理念是真。

3、“自由人”的利用。自由人指的是当球队进攻时双方球员都聚集在球场一侧,那么另外一侧的球员就会处于“相对”无人盯防的空间,这名球员就是自由人。

举个例子,当一只球队为了避免在某一个狭小区域(通常指边路范围有很多球员挤在一个区域)被对手围墙,这支球队可以将球传到另外一个无人盯防的边路球员,这样一来也能防止对手局部范围抢断球权,以至于形成快速反击。这名自由人给队友的长传提供了一个选择,并且他们可以更好的利用球场的宽度。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某支强队在长传给另一侧后,这名自由人下低传倒三角。

而这类长传也有它的劣势:长传所到之处就是对手再次形成防守阵型和上前施压的之时,因为它给了对面的防守队员更多的时间去阅读比赛、重新组织防守结构。同样地,当球到时人可能也会到。所以一旦长传到达自由人的脚下,队友必须快速到达支援位置,以至于他可以有一个转移球的选择,利用这次转移球所创造出来的时间和空间。当时瓜迪奥拉的拜仁通常在离球最远的位置只会放一名球员,比如说球员在球的附近形成极有侵略性的逼抢,球场另一侧就形成了对手“无人占领的地区”。下图所示就是拜仁边锋道格拉斯科斯塔,球到达他的脚下后,可以看到只有一名球员上来逼抢,与最近的中后卫之间有巨大的空档。因此,这样科斯塔的1vs1过人突破的能力被很好的利用。

4、球员不要为了传球而传球,而是应该清楚的知道何时带球突进,何时传球给队友。

在拜仁慕尼黑时,瓜迪奥拉改进了范加尔先前引出的阵地战的思想。但是拜仁当时所训练的内容是倾向于将这支球队在战术上打造成一支注重打球场纵轴心而不是横轴心的球队,这种尝试需要球员顶级的技术能力,因为这个战术所寻求的是组成形成一个多以纵向传球而不是横向的传球的方式。

在瓜迪奥拉在巴萨时,我们经常看到梅西利用个人盘带吸引对方防守球员,以至于远端的队友无人盯防。

>

6、围绕持球队员,时刻保持“三角”或者“钻石”型的站位以至于增加传球线、 在对手的第一个逼抢层次后方形成人数优势,以至于创造出无人盯防的自由人可以接球。

8、控球的目的是为了使对手的防线组织失衡、引导比赛走向以及决定如何进行比赛,逼迫对手跟着自己的节奏或者风格。

10、进攻球队一旦失球,在球附近的球员立即对对方持球队员形成围抢。一是为了尽快重新获得球权,二是防止对手发动快速反击。

为了进一步的了解定位战术在足球场上的具体表现,以直观的形式观察一下拜仁球员怎样有侵略性的支持本方持球队员。以上图所示,包括门将诺伊尔在内,贝纳迪亚持球时,包括自己邻近区域有5名球员。而在球场远端,其他球员确保他们在一个正确的位置上以至于他们可以在球的附近可以与他们保持联系,即使他们本身是不可以靠得太近去支援他们的。这使得拜仁可以轻而易举的将球传出曼城的施压区域并且继续保持人数优势向前推进,同样也意味着如果拜仁想要在对方半场持球进攻,他们的阵型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同时请注意拜仁球员很好的将自己的位置与队友错开,创造出很多三角和钻石站位。

以上的场景中,拜仁在后场利用博阿滕和贝纳迪亚对阵阿圭罗形成2vs1的局面。对面的4后卫被莱万多夫斯基和里贝里很好的限制住,意味着拜仁在中场区域已经有了可以无压力接球的自由人“Rode”。值得一提的是,贝纳迪亚“主动邀请”阿圭罗上前逼抢,而中后卫博阿滕可以上前接球,这样一来在中圈就又多了一自由人。

如果博阿滕继续推进,他就可以参与到中场进攻,并且在形成中场7vs5的局面,如此便增加了拜仁打穿曼城中场的几率。除此之外,注意阿隆索已经退守到两个中卫的左侧空档,在博纳特和博阿滕之间。假如博阿滕失误被断球,阿隆索处在一个很好的回撤位置。

>

上面这个场景发生在贝纳迪亚铲倒阿圭罗被罚红牌之后,曼城丢第一个球之前。即使场上少一人,曼城还是被拜仁的比赛方式所“操纵”。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也是心理上的因素。曼城意识到他们多一个人,因此他们开始逼抢得非常有侵略性。即使他们这么做,曼城仍然在他们己方半场苦苦挣扎。这是因为他们的施压没有被更多一层的施压逼抢所支持,以至于他们不能对拜仁的控球形成有效的威胁。

在这种情况下,拜仁依旧有能力依靠一个球员的能力在某个区域牵制或者说过掉2-3名球员。一图所示,在持球队员(哈维阿隆索)的周围有大约5名球员,而霍伊别尔将自己处于一个在他自己和阿隆索之间的完美接球位置,同时他的位置也是处在曼城最危险的区域。利用球移动对手和在最危险的区域使用自由人的原则,即使在曼城多一人的情况下,拜仁也能制造一个进球机会。

如图所示,阿隆索将球传给在中路的里贝里,后者在传球之前,原地停留了会儿,主动“邀请”对手来逼抢他,这样一来围抢里贝里的6名曼城球员的注意力全都在那一侧,兰帕德身后的博阿滕完全无人盯防。这里充分的表现出“在球场一侧进攻,然后在另一侧终结”的原则,即使是在欧冠赛场上少一人的局面。

如果再继续发展下去,里贝里将球传给处在潜在传球路线上的博阿滕,前者一旦传出球,便可以朝着远端门柱跑一个斜线,随后后点的莱万多夫斯基头球攻门。

中路的四条纵线就是瓜迪奥拉定位战术的核心区域。对于这个区域,佩普是这么说的:“在我们的比赛中我只关心我的球队在这四条纵线中发生了什么,其他都是次要。”

回到先前的场景,博阿滕从左侧接球,因为对手都已经被本方球员吸引到球场一端,所以当他面相球场远端一侧时,就会有相对宽敞的空间传出渗透球,以至于罗本在面对1-2名对方球员会直接选择内切打门或变相下低传中。

这张图主要强调了门将诺伊尔在队中的价值,在瓜迪奥拉的足球理念中,门将在组织进攻时,为了保持控球率,将球从后场传递到前场,这个位置都是扮演着重要一环。门将的使用意味着你的球队在传球时多了一个选择,就好比10vs11。通常对方门将不会随着后卫上前,因为这么做很容易出现被吊射的风险。

在拜仁的体系中,诺伊尔长传的精准度是球队进攻的手段之一。如上图所示,诺伊尔的大脚直接找到前点的罗本,然后一脚触球给穆勒,后者的跟进跑位使得他与莱万可以对多特蒙德的后防形成直接威胁,创造出2vs2的机会。

这个场景出现在欧冠赛场上拜仁7-1罗马,此图充分地表现出了拜仁合理的利用自由人在进攻半场的作用。拜仁将他们在进攻中最具威胁的罗本独自放在球场的另一端,对于本身就是打边锋的他这个位置是再好不过了。罗马的横向防线因为拜仁在左侧聚集四名球员变得非常紧凑,以至于无暇顾及远端的罗本,然而当罗本接球时,罗马防线上只有科尔一人上前防守,中卫姆比瓦被莱万的位置所限制,无法上前补位,这样一来罗本轻松面对科尔1vs1破门。此外,当罗本带球以斜线推进时,拉姆立即支援罗本跑向边路,阵型结构上也保持了稳定性。

在罗本梅开二度后,为了盯防更大的球场面积,罗马的两次防线距离开始拉开,并且后腰德罗西在防守时补在中卫位置,罗本也被伊图尔韦盯防。依上图所示,拉姆的上前使得纳因格兰不得不盯防他,导致中场的防守间距相当大,中场球员在左侧区域防守强度锐减。当阿隆送纵向将球传过皮亚尼奇,格策的位置相对来说是一个自由人,接球后穆勒和莱万的位置都牵扯住了防守,所以他有充足的时间转身直接射门。

在这场比赛中拜仁的阵型与以往不同,排出了一个4-2-3-1,虽然阵型上了很大的变化,但同样能够遵循定位战术的原则。拜仁尝试重兵进攻内侧走廊(拉姆和博阿滕的纵向走廊),利用位置重叠形成局部优势。他们在球场右侧人数上和区域上的优势创造出之后的一个进球。我们可以看到即使是在一个非常拥挤的小范围,拜仁球员之间依然形成三角形的角度对彼此之间相互支持。球的附近有6名拜仁球员意味着他们都处于很好的接球位置,万一失误丢球,对手也没有机会直接发动反击,把球传出这个范围都是相当困难。

正如你所见,罗本尝试带球内切,罗德从中路靠近边路形成位置重叠,前方的穆勒也从中路向边路靠近以拉扯出空档。格策和莱万同时向球的方向靠拢,形成一个潜在的进攻组合;而后方的拉姆和阿隆索在侧后方提供了传安全球的选择。

在这个场景中,瓜迪奥拉在球员位置上做了很大的调整,那场比赛里贝里和罗本不再打他们最为熟悉的边锋位置,而是更多的在“内侧走廊”中活动。因为他们外侧的中场球员对两个边后卫采取了人盯人的防守策略,使得柏林赫塔在中路暴露出问题。这样一来,柏林赫塔大概是一个6-2-1-1阵型,对于瓜迪奥莱来说,在中场核心区域的控制变得更加轻而易举。因为对手阵型的漏洞是两个中场移动到外侧,那么瓜迪奥拉就将计就计,在中场核心区域放上两名最具有威胁的球员。

在瓜迪奥拉的自传中,他本人用“total shit、meaningless”评价他之前在巴萨采用的“Tiki-taka”。实际上,这个足球术语意味着“没有目的地控制球权,没有扰乱对手的跑动,是一个为了控球而控球的概念”。此外,他也提到当时在巴萨的战术就是:想法设法将球传给梅西,然后让他进球。

事实上,瓜迪奥拉所追求的是在利用尽可能多的球权完全统治场上局面。因为当时巴萨拥有哈维伊涅斯塔两大中场,完全有能力通过不断的“无意义的”传导过渡,然后突然一个直塞找到梅西进而打穿防线进球。而在拜仁时期,他们拥有巴萨没有的顶级边锋和中锋,对于一个世界顶级的教练来说,需要有能够将每名球员的潜力发挥到极致的能力,显然他做得已经没有谁能够比他更出色。

但对于瓜迪奥拉这样的天才教练,他已经在拜仁证明了他从来不是一个只会依靠一个战术理念带领球队的教练。在保证控球率的同时,他让球队实行防守反击同样也是犀利无比。所以,对于佩普,作为球迷我们只需要以一个欣赏足球的角度去审视他,如果你用心看的话,他会让你大吃一惊。 因为,瓜迪奥拉总会找到一个让你们都意想不到的方法拿走一场胜利,拿到一个奖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hengdacentury.com/,曼城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