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海水和卵石

晚上,尽管他爷儿俩都说减肥不吃饭了,但我还是煎了个牛排,到现在,基本上我们买的肉类食材都轮着做了个遍,除去在外面和到他爷爷奶奶家吃,一日三餐尽量做到不重样。

除了牛排,我又用白水加盐煮了几块西兰花,还摆上了樱桃、桑葚、苹果等水果沙拉,再在高脚杯里斟上红酒,儿子要的是啤酒,随他。西餐的味道就有那么一丢丢了。

一家三口聊着家常,本来气氛挺好的,可儿子又说起他想在网上报个唱歌学习班的事,这下子又引起了先生的“讨伐”——

“学什么,首先自己要琢磨和思考,而不是总想着不劳而获!我的乒乓球和篮球,不都是自己学的嘛!你学游泳,花几千报班,你妈妈一分花钱也没花,不照样游得很快吗?”

先生:“你妈妈游得也规范,你和妈妈比赛,未必赢得过妈妈。你看你,学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非要报班学拳击,那个练拳击的器材,现在不是一下子也不碰了?学吉他报班,还买了三个吉它,现在是不是也不练了?”

先生打断我们偏离的话题:“你现在关键的是学习业务,这是在单位立身的根本,将来没准哪一天精简机构,业务不精,被精简下去首当其冲……”先生长篇大论后看了我一眼,“妈妈怎么不说话?”

我心领神会,赶紧站出来支持先生:“你爸爸说得对,学习业务是第一位的。”同时,安抚小脸逐渐耷拉下来的儿子,“学唱歌是好事,有益身心。”

吃完饭后,我和先生在书房里说话,儿子走进来,看见他爸在吞云吐雾,嬉皮笑脸地说:“我也抽一根?我也准备学抽烟。”

先生立马把烟头在烟灰缸里一拧:“你千万不要染上抽烟,抽上就难戒了……”又开始了长篇大论。

我在旁边看着儿子慢慢锁上的眉头,连忙打断了先生:“你儿子在跟你开玩笑呢!”

不论在家里,还是在微信群里,先生总是这样,恨不得把自己平生所学所悟一股脑地全部灌输给儿子,每每长江之水滔滔不绝,这时候就需要老妈我出场了,这两次是这样,还有——

儿子回来之前,我们和儿子视频,先生叫儿子用手机对着房间转一圈,我的天,那景象简直触目惊心,两室一厅的房子,让儿子住成了这样——

各种盒子摊了一地,鞋子东一只西一只,衣服挂着的躺着的到处都是,茶几上摆满了快餐盒等乱七八糟……

真是一言难尽啊,搬进这个房子都两个多月了啊!当然先生又是一番喋喋不休,当然儿子那边收效甚微。

脚踩在细腻而洁白的沙滩上,看浪涛欢快地拍打着岸边的礁石,玩着圆润的五彩斑斓的鹅卵石,闻着绿色的海藻特有的咸腥味,还有那三三两两的游人、几对在拍婚纱照的新人……比比皆是美景,处处都是欢乐。

我们娘儿俩一边你拍我摄,一边随意地说着话。我就说了一句:“养成一个好的生活习惯,回去后把房间整理一下。”然后就说别的了,对儿子听没听进去,我也没在意。

快十点时,在家庭微信群里,儿子出乎意料发了这么一句:“大扫除了一晚上,累死了,收拾干净了。”还发来了一个可爱的小老虎表情包。

一边是儿子的撒娇,另一边是他爸爸一本正经的回复“家里和办公室要条理、整洁、定置管理,做个有责任感的男士!”我在心里悄悄地笑了。

泰戈尔的《飞鸟集》中有这么一句“使卵石臻于完美的,并非锤的打击,而是水的且歌且舞”。

用锤子去打击卵石,不是砸得粉碎,就是砸不动,就像我们严厉地去批评指责一个人,不是招致对方言辞更为激烈的反驳,就是换来对方的充耳不闻、无动于衷。

同样,我们在教育孩子的时候,也要在他(她)能够接受的范围内,以润物无声的方式,持续地施以爱的力量,最终定会收获我们期望的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