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柔道兄妹同日夺金创历史他们竟成长于这样的家庭……

当地时间7月25日,日本一对兄妹奥运选手,在同一天获得了东京奥运会柔道比赛的金牌,在奥运历史上书写了新的篇章。虽然此前的奥运会上曾有过兄妹均获得金牌的纪录,但是同一天双双获得金牌,这在夏季奥运会史上尚属首次。然而,出乎许多人意料的是,同日获得东京奥运会柔道比赛金牌的阿部兄妹,并非来自体育世家,父母都是体育外行,他们还有一个当公务员的哥哥。但正是由于家人的一路支持,这两兄妹才最终在同一天都站到了东京奥运会的冠军领奖台。

在7月25日举行的奥运柔道女子52公斤级比赛中,日本女子柔道小将阿部诗击败法国选手布沙尔夺冠,为日本柔道队斩获了第二枚东京奥运会金牌。

阿部诗的实力不容小觑,外国选手对她进行了全方位的研究,特别是她的杀手锏“袖钓入腰”已经被打上了标签。即便如此,阿部诗也没有受到影响,从初战开始冷静且顽强的战斗。

在赛后的采访中,21岁的阿部诗发表了自己的获奖感言。她说:“这枚金牌承载了我太多的梦想,比想象中更有分量。能坚持到现在真是太好了。为了能够更好地应对对手的招数,这1年我强化了寝技(柔道用语)。在决赛中,我一边化解布沙尔的过肩摔,一边思考着该用什么招数。到最后,我的身体会自动做出反应,我的寝技进一步得以强化。在周围人的支持下,我走到了今天,我对此表示感谢。在颁奖典礼之前,我和哥哥抱在一起,互相说了声‘恭喜’。”

据日本媒体报道,阿部兄妹出生在日本兵库县神户市的一个普通家庭。阿部兄妹的父亲是当地一名消防员,母亲经营着一家咖啡馆。阿部家一共有三个孩子,老大名叫阿部勇一朗,目前是一名公务员;老二名叫阿部一二三,父母当初给他取这个名字的时候,希望他“凡事一步一个脚印,做什么都踏踏实实的”;老三阿部诗是家里唯一的女儿,父母给她取名“诗”跟“四”同音,既有继承之意,也有美好的寓意。

据日本媒体报道,阿部诗5岁的时候开始跟着哥哥加入了兵库少年小玉会(少儿柔道组织)。最初,她去小玉会的目的只是为了陪哥哥,后来才慢慢喜欢上了柔道。阿部诗的父亲并不希望女儿学柔道。在他看来,女孩子就应该去学钢琴。不过,阿部诗最终不顾父亲的反对,毅然选择了学柔道。

就在阿部诗击败布沙尔大约半小时之后,她的哥哥阿部一二三在奥运柔道男子66公斤级比赛中,击败格鲁吉亚名将马维拉什维利夺冠。然而,很少有人知道,阿部一二三小时候练习柔道时,经常因被吓哭而不想去练习。

据日本媒体报道,阿部一二三是6岁的时候在电视上看到柔道比赛,“觉得很酷”,因而被父母送到兵库少年小玉会学习。当时,阿部一二三每当不想去练习的时候,就会被教练惩罚去面壁罚站。产生了心理恐惧的阿部一二三每当要去柔道馆的时候就会被吓哭。他的哥哥在这个关键时候站了出来,每次都陪他去训练,终于让他克服了恐惧。

小学3年级的时候,阿部一二三曾被同年级的女生选手锅仓娜美打败。阿部一二三开始跟身为消防员的父亲一起展开了刻苦训练。在父亲的指导下,阿部一二三在家附近的公园每天练习扔一个3公斤重的铁球。

后来,不断奋发的阿部一二三在中学时代就拿到了日本冠军,17岁时到南京参加青奥会,在男子66公斤级比赛中第一次获得了世界冠军的称号,虽然头衔仅是“青年世界冠军”,但也展现出了他强大的实力。

首先参加决赛的阿部诗凭借一本的绝对优势击败了法国选手布沙尔,然后她就一直在休息室观看男子66公斤级的决赛。在经过了26分钟的等待之后,看到哥哥终于获胜,阿部诗比自己夺冠还要高兴,她说,“我是5岁练习柔道,哥哥对我很照顾,他一直引领我前进。上次的世锦赛失利对他影响很大,但我知道他不会甘心的,他带着奥运会夺冠的想法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阿部兄妹之所以能够有今天的成绩,离不开大哥勇一朗(25岁)的支持。他是家里最理解弟弟妹妹的人,也是弟弟妹妹“奥运金牌梦”的见证者。身为公务员的勇一朗,一直支持着弟弟妹妹前行。

年幼时期,勇一朗的实力在当地被称为兄弟姐妹中“最具柔道天赋”,足以登上关西地区的领奖台。但勇一朗并没有做职业运动员的想法,只把这当作一种学习。“虽然很开心,但是没有像弟妹一样以世界第一为目标。”他在小学6年级时放弃了柔道,初中和高中时加入了游泳部。

高中2年级时,弟弟一二三在中学生全国柔道大赛中取得了2连冠。这刺激了勇一朗,“自己也要好好干才行”,他下定决心要成为公务员。

高中时代,虽然三人的生活节奏不同,但都非常珍惜“手足时间”。勇一朗每晚都会和弟弟去便利店。他习惯在晚上9点左右,和弟弟去从家步行3分钟就能到达的便利店,在路上边走边聊。他们通常会买点心和方便面,聊时尚和游戏相关的线岁的妹妹阿部诗操作电脑,并在私生活方面向妹妹提供建议。对弟弟妹妹来说,这也是他们暂时远离柔道的疗伤时光。

虽然阿部兄妹在2018年世界锦标赛上同时夺冠,笑称弟妹“成为了自己难以企及的存在”,但勇一朗依然是理解两人的温柔哥哥。今年1月,勇一朗购买了身穿柔道服的“必胜迷你不倒翁”,并在附着的纸条上写下了“还可以做得更好。让大家看看吧!我们的潜力!”这样激励人心的文字。

在25日的决赛来临之际,勇一朗许下“希望2人能获得金牌”的愿望,把纸条放入了不倒翁的左眼。被全家称为“勇”的阿部家长子勇一朗,虽然看上去是一位现实主义者,但他所做的一些看似毫无意义的小事也让弟妹安心。24日晚上,他还在专属营养师准备的饭菜上附上了“只是在梦想的舞台上奔跑而已”的便条,以此为二人减压。

“我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哥哥。一二三和诗都实现了奥运会夺金这种难以实现的事情,真的很了不起。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己努力的结果,谢谢你们让我看到了梦想。”在家中观看比赛的勇一朗向弟妹两人表达了感谢之情。